黨史黨建

彭湃三訪通德齋

發布者:lfxcw 發布時間:2015-07-21 15:54:18 閱讀:4,395字體: | |

鄭受鈿

1919年“五四”運動的浪潮很快波及全國,當這場運動波及到陸豐時,時任陸豐第一高等小學的青年教師鄭重和其他一幫具有愛國思想的青年教師即奮起響應。在鄭重等的組織和指導下,高一小的高年級學生迅速組織起來,并串聯碣石、甲子、大安、河田等地學生在陸城召開學生代表大會成立縣學生聯合會,隨之便上街游行,鄭重手執小紅旗走在游行隊伍前頭,高呼口號反對列強對北洋政府的不平等條約,街頭演講揭露北洋政府的賣國行徑。學聯會還組織糾察隊在陸城、甲子、碣石、大安、河田等港口圩鎮查封日貨。據當年12月19日廣州大同日報報道:“陸豐縣城第一高等小學生發起組織學生聯合會,聯隊巡行,分隊演講,對各種愛國舉動甚為熱心。昨且傳消息有潮商莊和祥運車糖(日)數百斤。德泰運載火柴10余箱希圖漏入,卒為學生查獲。隨即將該物當眾焚毀,以寒奸商之膽”。可見,“五四”愛國運動在陸豐也掀起了一場空前的暴風巨浪,而鄭重正是這場暴風巨浪的推動者和弄潮兒。

鄭重于1897年生在陸城一個較為殷實的家庭,陸豐龍山書院畢業后,考上了海豐中學,恰與彭湃同學,兩人志同道合,在彭湃的影響下積極參與海豐中學的一些進步活動。畢業后,彭湃留學日本,鄭重則回陸豐應聘為陸豐第一高小教員。

在陸城前圩仔鄭家祠堂后進有一個寧靜而優雅的書齋,叫通德齋,是鄭家子孫讀書會友的地方,鄭重平時就住在這里,看守書齋,成了書齋的主人。

鄭重在讀書期間就受到辛亥革命的影響,“五四”運動的洗禮使他看到了中國的希望,也促進了他思想的變化。然而,廣大勞苦大眾因囿于舊習,封建思想濃,懼怕官府,使他感到新思想傳播的不易。他遂和幾個志同道合的知識青年于1920年發起組織“陸豐社會促進會”,提倡以促進文化、革新社會為宗旨,用“取義不務高遠,辦事專求實際”的作風進行工作。此時,鄭重已有救國救民的思想、革新社會的強烈追求。

1922年冬,受彭湃在海豐組織建立農會的啟示,鄭重又和張威、彭翊寰、黃振新等進步青年成立“陸豐青年協進社”今并被推選為社長。協進社成立伊始就領導民眾向惡勢力進行斗爭。欺壓百姓的陸豐縣長丘夢元,貪污軍餉的區官馬忠成,貪污基建款的陸豐布廠經理陳甫民,他們都受到協進社發動的群眾的控告、清算而倒臺。協進社還開展社教運動,辦夜校,做演講,演活報劇等,做到了像協進社社歌中唱的那樣,“嗟我陸同胞真不幸,受盡惡劣污吏肆欺凌,奮斗主義再接再厲,愿同志共犧牲,驅逐城狐社鼠清陸城,堅我宗旨,竭我血誠,美哉協進,燦爛文明,共視吾陸光榮。”這些都獲得陸豐民眾的擁護,使協進社青年在陸豐的威信大大提高。

1922年彭湃首先在赤山約成立了一個六人的農會,一時間風起云涌,很快便發展成全國第一個縣級農會。

1923年春,彭湃親自來陸豐發展農會工作,首先來到“通德齋”找到鄭重,老同學相見格外親切,是夜留宿通德齋,兩人徹夜長談。第二天,鄭重在通德齋召開協進社會議,請彭湃講話。彭湃首先肯定了協進社的工作及在社會上產生的良好影響,并著重指出: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中國的問題主要是農民問題,青年知識分子只有和農民結合,把億萬農民發動起來才能解決中國的富強問題。他還根據海豐成立農會的經驗,分析陸豐的形勢,說現在的陸豐和海豐一樣,幾千年農民飽受封建社會官僚地主的壓迫剝削,要求解放的呼聲很高,各地農民就像一堆堆的干柴,只要有一點火種就會馬上燃成燎原的大火。會議決定,協進會成員分別發動進步青年配合彭湃從海豐帶來的農會骨干到各地農村去做發動農民的工作。果不其然,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全縣農民申請入會達七千余戶,最多時每天有一百余戶要求入會。

6月1月,彭湃第二次造訪通德齋與鄭重商量籌備成立縣農會事宜,他們商定選陸城舊圩六驛村的林氏宗祠做為籌備會的辦事地點,成立陸豐縣農會籌備會,并推舉彭湃為會長,鄭重為副會長。經過十多天緊張的籌備,6月23日在六驛林氏宗祠召開全縣農民代表大會,通過農會章程,選舉彭湃為陸豐縣農會會長,鄭重為副會長;6月25日代表大會閉幕。縣農會正式成立,成為繼海豐之后全國第二個縣級農會。1923年7月26日,8月5日海陸豐兩次遭受強臺風襲擊,農民損失慘重,農會力主減租三成,遭偽縣長和軍閥地主的反對和鎮壓,農會逐轉入地下。

1924年1月,在共產黨人的幫助下國民黨在廣州召開“一大”形成國共合作的新形勢,鄭重和張威等農會干部在陸豐農村組織農民秘密團體“貧人黨”“十人團”等進行隱蔽的斗爭,準備迎接新的革命高潮。

1925年,周恩來等領導的東征軍到達陸豐,鄭重等發動附城及鄰近鄉村各界人民幾千人;在洛州埔舉行大會歡迎和支援東征軍作戰。東征軍的勝利,為陸豐恢復農會創造了條件,鄭重等投入緊張的農會恢復工作。四月中旬陸豐農民協會成立,鄭重和莊夢祥、陳谷蓀等當選為縣農民協會執行委員,領導全縣農民反對土豪劣紳,實行二五減租,九月由于東征軍回師廣州鎮壓軍閥叛亂,東江及海陸豐地區又重回陳炯明手中,農協大多負責同志及農軍隨東征軍撤回廣州,鄭重則留下堅持地下斗爭。十月,第二次東征勝利,鄭重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6年由于工作需要,鄭重調海陸豐地委工作,公開身份為農協會執委。1927年4月國民黨中以蔣介石為首的反動派背叛革命向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舉起屠刀,實行白色恐怖,海陸豐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于4月、9月、10月發動了三次武裝起義,鄭重此時回陸豐參與了領導武裝起義的工作,并就任5月1日成立的縣蘇維埃政府的委員。

正當海陸豐革命蓬勃發展之時,由于長期過渡緊張的工作,他的痔瘡病發作,大量流血不止,無法堅持工作,只得在家養病。11月下旬,彭湃在陸豐召開東江特委會議,第三次來到通德齋看望在家休息的戰友并向他通報了最近海陸豐的革命形勢,囑他安心養病。張威、莊夢祥等陸豐蘇維埃領導也經常到家去看望他們過去的老師,和他商量工作,征求他的意見。

1928年2月25日國民黨反動派從惠陽、紫金、汕頭等分幾路向海陸豐進軍,眼看海陸豐又將陷入敵手,東江特委決定農會轉入地下,干部先撤出陸城。26日張威、莊夢祥等8位同志再次來到通德齋準備接鄭重一同撤退。但此時鄭重己不能走路,痔瘡仍在出血,遂和張、莊等說,你們快走吧,不能因為我一人拖累大家,我會設法隱蔽起來的,你們快快走吧!張威等只好含淚告別了他們尊敬的老師和戰友,可是當他們進出通德齋時卻被一個叫江湖的叛徒看見了。他是一個抽大煙的流氓無產者,革命高潮時他混進了革命隊伍,革命低潮時,為了保命就成了叛徒。他見到離開的人中沒有鄭重,想必他藏在家,于是他向國民黨軍閥陳少岐告密。1928年2月28日下午國民黨反動派攻陷陸城并實行全城戒嚴,到處在搜捕共產黨員,蘇維埃政權和工、農會干部,那時領導干部都已撤退至附城農村,唯中共海陸豐地委委員、陸豐蘇維埃政府委員和前期農運領導人鄭重,因重病躺在家里不能走動,隱藏在豬舍閣棚上堆放柴草堆的后面,被叛徒告密遭逮捕。據說鄭重當時已渾身是血,不會說話,不會走路,被敵人用門板抬出去到馬街頭示眾,門板上還貼著一張紙條,寫著請看農會頭子的下場。后再到龜山仔刑場槍殺,壯烈犧牲,時年32歲。

通德齋記載著鄭重的革命故事,也見證著彭湃的革命精神和斗爭策略。它不是一處普通的書齋,而是一處充滿著紅色記憶、令人熱血沸騰的地方!


分享到:

QR:彭湃三訪通德齋

掃一掃分享該新聞

重庆吋时彩开奖走势图